索引
谁是仕一
分类: 话题心情
231
2018 年 09 月 27 日
失字

        七月写过《漩涡》,自以为的佳作;便有抱怨,看不懂的都是佳作;而随后这佳作也被世俗的洪流冲散。         漩涡,大概是讲磅礴与宁静的临界,浩瀚与幻灭、力与滞空、离心与陨落;对了,十年前写我是一妖怪,我的欲望太大,梦想太小,现在,我是漩涡。         很长时间,都在试探自己的文字;记得年少,曾经喜欢整篇白描,细密平静中的荡气回肠,有窒息的忧伤;反观如今,文字太长时间倚重于格…

227
2018 年 08 月 30 日
六月

        整个六月都在下雨,养猫的女人告诉我,猫渴望出门;这已经是七月,为什么还要写六月,大概七月也有很多雨。         六月的一天,她讲要我一直写下去,她亲自做插画师;不是这个六月,是很多年以前的六月,不记得那时的六月有没有如此多的雨。         后来,后来便断了联系;她也问过我,为什么不放下一切继续写字;我只记得,她讲过大调的恢弘、小调的婉约,已经足够我痴迷这么多年。    …

1169
2018 年 02 月 17 日
寻找苏丽珍

她叫苏丽珍 优柔婉转 她们都叫苏丽珍 驱之不散 王家卫把她定义在这里 惹人妒忌 因为还有憧憬 我 破散 升华 妄想做一个模仿者 即使如此 可是 我的苏丽珍 除了苏丽珍 连一个名字的幻想 都没有

889
2018 年 02 月 17 日
乱花繁

在大漠以西,夕阳孤僻的沉降,浓郁而且缠绵;砂在风中炙热却妩媚的迷散,砂与砂的纠缠,人在其中焦渴难耐,已没有爱人与我纠缠。 年少时,患了失色症,做了游学者;世界一片灰白,我开始学会从灰白中,辨识颜色;冷夜,握着灰白的酒盏,盯着一群群灰白的面孔,我们谈着灰白的话题,一场抵死的醉,我便可以消磨到天亮;消磨吞噬生活,无论流浪还是归宿,无意识又软弱的消磨。 不速之客,推门进来,乱了我的漂泊,却让驿站的所有人…

387
2018 年 02 月 17 日
问君

问 君 绽绽白梨头,梨花醉荫稠。 顾君坐花荫,闻香望孤舟。 窃窃欲问君,何愁上眉头。 君指花蝶蕊,蝶去花不留。 唯唯再问君,谁待梨花休。 君指绵延水,沿舟水自流。 惶惶更问君,伴君常作舟。 霎时风影乱,拈花空拂袖。 恳恳君在前,乱中执子手。 君言任水逝,花去君也留。

370
2018 年 02 月 17 日

所谓苦谛者,生苦、老苦、病苦、死苦、忧悲老苦、怨憎会苦、恩爱别苦、所欲不得苦,取要言之,五盛阴苦,是谓苦谛。 爱与欲相应心恒染,是谓苦集谛。 欲爱永尽无余,不复更造,是谓苦尽谛。剃度的那天,主持说我尘缘未尽。 我问为何? 主持说我心存爱欲。 何为爱欲? 主持不语,为我剃度。 从那天开始,我做了和尚。佛被匠人塑的高大威严,但佛不在泥身之中。 做到心中无佛,才一心向佛。 我跪在泥人前,日夜诵经,很多时…

335
2018 年 02 月 17 日
彼岸花

我是个好情人。至始至终,在雾水情缘中深陷淡出,与任何一个女人都貌合神离,以为情人早已经与爱情无关。 父亲在弥留之际什么也没有留下,除了数不清的钱,甚至没有照片。唯一的亲人是奶奶,她把破落的小屋迁到爷爷的坟前,在血红的土壤上种满了曼珠沙华。可悲的是,奶奶神经失常,絮叨着一段周而复始的爱情。 很多时候,再找不到一个人讲话,我因此而孤独。沦落为别人的情人,任何人的情人。 这些瑰丽诡异的花,象一个女子种给…

2032
2016 年 08 月 27 日
坏道

坏道 一支有梅香的烟,和多年前一样,在夜深的时候点一支烟,吸进深处,松弛不合嘴,等它们流淌、升华出来,淡蓝色、焦黄色的尘雾有些纠缠,我把自己翻涌而出。 这是高中同学的喜烟,最后一位结婚的。喜烟有两只,就在下午烟瘾发作吸过一支,刚刚,寂寞发作,又吸了一支。我想我是喜欢参与这样的聚会,见一些许久不见的熟悉面孔,翻一些熟悉陌生的寒暄,然后觥筹交错、把酒言欢。喜欢醉,或者习惯了自己和自己强颜欢笑。 一直以…

2326
2016 年 08 月 21 日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 应该是怎样的皈依,像我这样倔强的生命 是不是我有一种虔诚 不能尽情忠贞,便是荒废 也许错了 都是有始有终、有因有果,信念可转换心境,但不破法则   阿 无量光 是磅礴的力量,无孔不入 物质、介质、能 我与你感知,与你作用 枉费一生心机,我们都只是光的部分 而已   弥 无量觉 何必有思想,无谓穷尽 终究参透自身的渺小 理解真相的绵延 觉 强大而残忍 等下一个…

2540
2016 年 06 月 23 日
流逝

流逝 对于一个有才华的人。 或者一个接近真相的人。 生命不是被误解就是被涂炭。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