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引
谁是仕一
分类: 话题心情
322
2023 年 01 月 31 日
十日谈(7)- 关系

你肯定有一段关系没有处理好,你能不能处理好生活中所有的关系? 我们理解的关系更多是“人情世故”,但今天我们要解决的是人最初始的关系。前几节讲的精神世界、本真、爱情、价值、才华,都是以人自我为中心的要素,那么我们一旦跳出自我,发生周遭的各种关系,问题就会接踵而至了。 其实,关系无非三层。 一是与人的关系,通俗的讲是人情世故,本质都是情感的交流、精神的碰撞,甚至是才华的对弈;二是与物的关系,是面对世间…

357
2023 年 01 月 31 日
十日谈(6)- 才华

你有什么能力去改变,很多人妄图用建立给他人的改变,来满足自己征服欲的虚荣。 能力是人外在价值的体现,但能力是可以复刻的,技能和经验都可以复制粘贴,但理解和领悟是不能的;一旦有了本真的彻悟,能力便升级为才华。 就像绘画和印刷品,画家通过画笔走进精神世界,把自己的思想通过线条和色彩呈现出来;印刷品可以是同样的画面,但缺失了笔墨气息,就疏离了某段与本真交流的过程。人是不是也是这样,太多人太多虚无主义的拓…

309
2023 年 01 月 29 日
十日谈(5)-爱情

我们每个人都为情所困,你大概率有过一段或者很多段痛彻心扉的感情,回想某人的时候,除了深彻的遗憾,你甚至觉得爱情难以名状。 笔者今天妄图在这里为大家讲清楚爱情是什么,爱是融汇。 爱情是身心、本真、精神世界的高度融汇。 当我们莫名对某人产生了好感,你明知道有种种不可能,你还是痴迷对方,这是我们之前讲的,本真的选择;当两个本真高度契合,也就是灵魂伴侣:soulmate。也有人说爱情“始于颜值”,当我们对…

305
2023 年 01 月 26 日
十日谈(4)-价值与美

我们怎么可以错过每一段欢愉,希望每一刻都是快乐的,但你的确可以每一刻都在享乐! 吃一顿饕餮大餐,感受食物与味蕾的激烈碰撞;去到一个远方,体会山川河流、鬼斧神工与身心的交流;在漫天星空下,思念魂萦梦牵的那个人;和三五好友喝到酩酊大醉,不知归途;在山居的小屋中,听一段钢琴曲,听到手指的力到淳朴的木质与弦的敲击辉映,也可以是提琴,闻到琴弦松香的芬芳。 去阅读,去观影,去一场展览;去绘画,去写作,去摄影,…

1255
2020 年 05 月 03 日
我想穿着粗布的衣服躺在外公的堂屋

我想穿粗布的衣服 不知道是棉是麻 还是劳动布 旧一些没有关系 甚至几个破洞 摩擦的泛白 让我觉得厚实 与皮肤的摩挲感 让我安心   就躺在外公的堂屋 外公弥留的时候 讲房梁和椽子都不太端正了 因为祖屋就落在年过半百的泥地 我就想躺在这黄泥地 我生之前的黄泥地 我生之后的黄泥地 干瘪 僵硬 龟裂 黄泥 有可能一次呼吸就腾起一阵尘雾   而我与世界的交融 就此已经足够 不再需要去认…

1361
2018 年 09 月 27 日
失字

        七月写过《漩涡》,自以为的佳作;便有抱怨,看不懂的都是佳作;而随后这佳作也被世俗的洪流冲散。         漩涡,大概是讲磅礴与宁静的临界,浩瀚与幻灭、力与滞空、离心与陨落;对了,十年前写我是一妖怪,我的欲望太大,梦想太小,现在,我是漩涡。         很长时间,都在试探自己的文字;记得年少,曾经喜欢整篇白描,细密平静中的荡气回肠,有窒息的忧伤;反观如今,文字太长时间倚重于格…

1260
2018 年 08 月 30 日
六月

        整个六月都在下雨,养猫的女人告诉我,猫渴望出门;这已经是七月,为什么还要写六月,大概七月也有很多雨。         六月的一天,她讲要我一直写下去,她亲自做插画师;不是这个六月,是很多年以前的六月,不记得那时的六月有没有如此多的雨。         后来,后来便断了联系;她也问过我,为什么不放下一切继续写字;我只记得,她讲过大调的恢弘、小调的婉约,已经足够我痴迷这么多年。    …

2277
2018 年 02 月 17 日
寻找苏丽珍

她叫苏丽珍 优柔婉转 她们都叫苏丽珍 驱之不散 王家卫把她定义在这里 惹人妒忌 因为还有憧憬 我 破散 升华 妄想做一个模仿者 即使如此 可是 我的苏丽珍 除了苏丽珍 连一个名字的幻想 都没有

1654
2018 年 02 月 17 日
乱花繁

在大漠以西,夕阳孤僻的沉降,浓郁而且缠绵;砂在风中炙热却妩媚的迷散,砂与砂的纠缠,人在其中焦渴难耐,已没有爱人与我纠缠。 年少时,患了失色症,做了游学者;世界一片灰白,我开始学会从灰白中,辨识颜色;冷夜,握着灰白的酒盏,盯着一群群灰白的面孔,我们谈着灰白的话题,一场抵死的醉,我便可以消磨到天亮;消磨吞噬生活,无论流浪还是归宿,无意识又软弱的消磨。 不速之客,推门进来,乱了我的漂泊,却让驿站的所有人…

1315
2018 年 02 月 17 日
问君

问 君 绽绽白梨头,梨花醉荫稠。 顾君坐花荫,闻香望孤舟。 窃窃欲问君,何愁上眉头。 君指花蝶蕊,蝶去花不留。 唯唯再问君,谁待梨花休。 君指绵延水,沿舟水自流。 惶惶更问君,伴君常作舟。 霎时风影乱,拈花空拂袖。 恳恳君在前,乱中执子手。 君言任水逝,花去君也留。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