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引
谁是仕一
60
2018 年 09 月 27 日
失字

        七月写过《漩涡》,自以为的佳作;便有抱怨,看不懂的都是佳作;而随后这佳作也被世俗的洪流冲散。         漩涡,大概是讲磅礴与宁静的临界,浩瀚与幻灭、力与滞空、离心与陨落;对了,十年前写我是一妖怪,我的欲望太大,梦想太小,现在,我是漩涡。         很长时间,都在试探自己的文字;记得年少,曾经喜欢整篇白描,细密平静中的荡气回肠,有窒息的忧伤;反观如今,文字太长时间倚重于格…

72
2018 年 08 月 30 日
六月

        整个六月都在下雨,养猫的女人告诉我,猫渴望出门;这已经是七月,为什么还要写六月,大概七月也有很多雨。         六月的一天,她讲要我一直写下去,她亲自做插画师;不是这个六月,是很多年以前的六月,不记得那时的六月有没有如此多的雨。         后来,后来便断了联系;她也问过我,为什么不放下一切继续写字;我只记得,她讲过大调的恢弘、小调的婉约,已经足够我痴迷这么多年。    …

310
2018 年 04 月 02 日

城市穿透我 你们如此不在乎 何必扯的一丝一缕 要诚挚 还是要欲望 我拾起你 想把你揉进自己 鲜艳的你碎裂 不疼么 想 却不敢吻你 拾起不起 请把我擦干净

375
2018 年 04 月 01 日
跑偏的人工智能,迷失的AI

人类是孤独的,在窥视自己的同时,仿佛想要(并恐惧着)一个和自己类似的物种。 迄今为止,我所接触的AI。顶多,算是智能。没有人性。 当我们在炫耀自己的产品,“我的机器人已经5岁的智商了”。 下次,我希望听到的是,“我的机器人,有5岁的可爱”。

371
2018 年 04 月 01 日
晚面

傍晚在楼下的小店,一两,干拌面。端面的女服务生笑的很勉强,说,这是我们最后一碗面了,明天老板不做了。 毕竟这碗面,我吃了很多年。 我发现隔了几桌就坐着店老板,他和小工端着钢化杯喝着散酒。他们冲我礼貌的笑笑,我冲他们礼貌的笑笑。 这时候又进来一位客人,女服务生端来了面。说,这是我们最后一碗面了,明天老板不做了。 胡乱吃了几口,发现,当初你离开的时候,就是这个味道。

332
2018 年 04 月 01 日
互联网思考人性

都说互联网最终思考的是人性。 那么,其实所有创造性的工作,都是为人性服务。 如果,出发点以此开始,世界将不会有那么多贫乏和无意义的产品,以及人。

507
2018 年 03 月 26 日

栀 女子,三月作乱,有女以栀作簪。 难安,这三月的天,哪来的栀,就这样闯进来; 踱步,驻足,疾驰,夺下发间花。 栀从来娇脆的内敛,女子一落指甲印,便留下一折栀黄; 人人贪恋栀的异香。 不懂,平常人家寻香赏玩。 懂,我等痴狂,致幻,寝食难安。   栀子 异人,食花为生,辅以佐汁。 玉兰就谷水,牡丹配桂鱼,荷花烩清粥。。。 多少食花人,食栀子,终寡欢。 拈手中栀子瓣,温软; 嗅,香中带寒,这…

981
2018 年 02 月 18 日
廿念 催雪

锦秋未浓,倦鸟不归,一曲偿尽锁苏眉。 姻缘似蜀雪,落木漫天。 二十华年恍惚,再流离,酥指冷罗袂。 汉江水映月,扶岸风烈,故人情切。 青衣。上韵颜。探浅笑欲言,促膝莫谈。 若语衷情话,过隙光阴。 痴人虚妄缠绵,常相伴,秋冬愈春夏。 世纷繁,阴晴悲喜,空襟卿卿需还。

1030
2018 年 02 月 17 日
空虚,一时还是一世

   和你一样,在这个世界,每一个人都在孤独行走,在布满陷阱的欲望中穿梭,在纸醉金迷的世俗中摇曳,每个人用着那点可怜的生命和思想,追逐、迷失,象一只蜗牛奔命的爬向太阳,留下一具具风干的壳,从出生的那天起,注定的灰飞烟灭。    那么,有生之年,我们要留下来,或者,为自己短暂的生命做点什么吧。         很早以前,有朋友问我,“如何让这个世界有希望”,当时不假思索的回答他,“心灵的不空虚”;《…

972
2018 年 02 月 17 日
无诗的诗人

我居于荒村 制墨作诗 流萤飞雁相伴 却无半页纸 庭前大江 夏涌冬凝 我等待大雪皑皑 再落笔成文 白雪黑字 满院野草 自生自灭 我需要思索一春一夏一秋 恍惚到一冬 我掩藏在雪中 几日几夜 写下片言只语 春暖花开 不留半点墨迹 不知多少年 我无成一诗 那夜暴雨磅礴 看昙花一现 我拾回半张芭蕉叶 欣喜之余  落下短诗一篇 悬于前梁 昼夜欣赏 此冬 决绝不往刺骨雪地 来年开春 满院枯草成斑斓繁花 盛景前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