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引
谁是仕一
677
2018 年 04 月 01 日
互联网思考人性

都说互联网最终思考的是人性。 那么,其实所有创造性的工作,都是为人性服务。 如果,出发点以此开始,世界将不会有那么多贫乏和无意义的产品,以及人。

861
2018 年 03 月 26 日

栀 女子,三月作乱,有女以栀作簪。 难安,这三月的天,哪来的栀,就这样闯进来; 踱步,驻足,疾驰,夺下发间花。 栀从来娇脆的内敛,女子一落指甲印,便留下一折栀黄; 人人贪恋栀的异香。 不懂,平常人家寻香赏玩。 懂,我等痴狂,致幻,寝食难安。   栀子 异人,食花为生,辅以佐汁。 玉兰就谷水,牡丹配桂鱼,荷花烩清粥。。。 多少食花人,食栀子,终寡欢。 拈手中栀子瓣,温软; 嗅,香中带寒,这…

1319
2018 年 02 月 18 日
廿念 催雪

锦秋未浓,倦鸟不归,一曲偿尽锁苏眉。 姻缘似蜀雪,落木漫天。 二十华年恍惚,再流离,酥指冷罗袂。 汉江水映月,扶岸风烈,故人情切。 青衣。上韵颜。探浅笑欲言,促膝莫谈。 若语衷情话,过隙光阴。 痴人虚妄缠绵,常相伴,秋冬愈春夏。 世纷繁,阴晴悲喜,空襟卿卿需还。

1283
2018 年 02 月 17 日
空虚,一时还是一世

   和你一样,在这个世界,每一个人都在孤独行走,在布满陷阱的欲望中穿梭,在纸醉金迷的世俗中摇曳,每个人用着那点可怜的生命和思想,追逐、迷失,象一只蜗牛奔命的爬向太阳,留下一具具风干的壳,从出生的那天起,注定的灰飞烟灭。    那么,有生之年,我们要留下来,或者,为自己短暂的生命做点什么吧。         很早以前,有朋友问我,“如何让这个世界有希望”,当时不假思索的回答他,“心灵的不空虚”;《…

1218
2018 年 02 月 17 日
无诗的诗人

我居于荒村 制墨作诗 流萤飞雁相伴 却无半页纸 庭前大江 夏涌冬凝 我等待大雪皑皑 再落笔成文 白雪黑字满院野草 自生自灭 我需要思索一春一夏一秋 恍惚到一冬 我掩藏在雪中 几日几夜 写下片言只语 春暖花开 不留半点墨迹 不知多少年 我无成一诗 那夜暴雨磅礴 看昙花一现 我拾回半张芭蕉叶 欣喜之余  落下短诗一篇 悬于前梁 昼夜欣赏 此冬 决绝不往刺骨雪地 来年开春 满院枯草成斑斓繁花 盛景前 却…

1368
2018 年 02 月 17 日
无形态

我是个无形态 在所有已约定好的边框中 即使伪装去找自己的人 也只画了另一个特殊的边框 当你们把我塞进去 疼痛 不由自主,还需要被约定标准来批判 我是个无形态 在所有被遗忘的自由中 不去妒忌那些虚妄的占有 我以我存在 碰撞、流淌、蒸发,甚至无形态 回归一般,拾回真相 我是个无形态 心与灵的维系中 已经过了太多深处 不经意间被你们怀念 像我没有来过一样的悲悯 无形 浓墨重彩 当然,所有人还在乎形与态 …

1367
2018 年 02 月 17 日
寻找苏丽珍

她叫苏丽珍 优柔婉转 她们都叫苏丽珍 驱之不散 王家卫把她定义在这里 惹人妒忌 因为还有憧憬 我 破散 升华 妄想做一个模仿者 即使如此 可是 我的苏丽珍 除了苏丽珍 连一个名字的幻想 都没有

1044
2018 年 02 月 17 日
乱花繁

在大漠以西,夕阳孤僻的沉降,浓郁而且缠绵;砂在风中炙热却妩媚的迷散,砂与砂的纠缠,人在其中焦渴难耐,已没有爱人与我纠缠。 年少时,患了失色症,做了游学者;世界一片灰白,我开始学会从灰白中,辨识颜色;冷夜,握着灰白的酒盏,盯着一群群灰白的面孔,我们谈着灰白的话题,一场抵死的醉,我便可以消磨到天亮;消磨吞噬生活,无论流浪还是归宿,无意识又软弱的消磨。 不速之客,推门进来,乱了我的漂泊,却让驿站的所有人…

928
2018 年 02 月 17 日
满江红 寄元锦

烈蹄北踏,玄冰破,渡若洛河。 剑戟乱,一秋百城,万世长歌。 不令蛮夷阶下臣, 但系新宠簪花落。 怒斩敌,月夜妃子笑,犹未过。 青帐外,将帅烙;仍梳妆,西暖阁。 再进千城池,归心不渴。 前朝盛世星如繁, 明君佳丽且慢说, 我元锦,半步凌霄殿,天难隔!

981
2018 年 02 月 17 日
失却的故事

夏天撒了一个谎 把我所有的固执抛给了幻想 那些女人和花朵 诡秘又温柔的 从没有出现过 她在划火柴的时刻 我们都痴迷于 磷、硫磺与木棍焦灼的嗅觉 忘记了 点烟 那种气息象 将时间催眠 安静偶然被赋予人格 在这个唯美的假象中 逐渐惧怕我 都 不是我的常客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