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引
谁是仕一
分类: 话题心情
1284
2018 年 02 月 17 日

所谓苦谛者,生苦、老苦、病苦、死苦、忧悲老苦、怨憎会苦、恩爱别苦、所欲不得苦,取要言之,五盛阴苦,是谓苦谛。 爱与欲相应心恒染,是谓苦集谛。 欲爱永尽无余,不复更造,是谓苦尽谛。剃度的那天,主持说我尘缘未尽。 我问为何? 主持说我心存爱欲。 何为爱欲? 主持不语,为我剃度。 从那天开始,我做了和尚。佛被匠人塑的高大威严,但佛不在泥身之中。 做到心中无佛,才一心向佛。 我跪在泥人前,日夜诵经,很多时…

1074
2018 年 02 月 17 日
彼岸花

我是个好情人。至始至终,在雾水情缘中深陷淡出,与任何一个女人都貌合神离,以为情人早已经与爱情无关。 父亲在弥留之际什么也没有留下,除了数不清的钱,甚至没有照片。唯一的亲人是奶奶,她把破落的小屋迁到爷爷的坟前,在血红的土壤上种满了曼珠沙华。可悲的是,奶奶神经失常,絮叨着一段周而复始的爱情。 很多时候,再找不到一个人讲话,我因此而孤独。沦落为别人的情人,任何人的情人。 这些瑰丽诡异的花,象一个女子种给…

2855
2016 年 08 月 27 日
坏道

坏道 一支有梅香的烟,和多年前一样,在夜深的时候点一支烟,吸进深处,松弛不合嘴,等它们流淌、升华出来,淡蓝色、焦黄色的尘雾有些纠缠,我把自己翻涌而出。 这是高中同学的喜烟,最后一位结婚的。喜烟有两只,就在下午烟瘾发作吸过一支,刚刚,寂寞发作,又吸了一支。我想我是喜欢参与这样的聚会,见一些许久不见的熟悉面孔,翻一些熟悉陌生的寒暄,然后觥筹交错、把酒言欢。喜欢醉,或者习惯了自己和自己强颜欢笑。 一直以…

3156
2016 年 08 月 21 日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 应该是怎样的皈依,像我这样倔强的生命 是不是我有一种虔诚 不能尽情忠贞,便是荒废 也许错了 都是有始有终、有因有果,信念可转换心境,但不破法则   阿 无量光 是磅礴的力量,无孔不入 物质、介质、能 我与你感知,与你作用 枉费一生心机,我们都只是光的部分 而已   弥 无量觉 何必有思想,无谓穷尽 终究参透自身的渺小 理解真相的绵延 觉 强大而残忍 等下一个…

3270
2016 年 06 月 23 日
流逝

流逝 对于一个有才华的人。 或者一个接近真相的人。 生命不是被误解就是被涂炭。

3307
2016 年 05 月 30 日
面孔

面孔 遇到谁,感觉一个熟悉的面孔; 是不是太久没有留意面孔,感觉每个面孔都熟悉,离人群太远太久。 有时候在梦里遇到谁谁,泪流满面; 一觉醒来,还是世界无尽的桎梏和隔阂; 相忘于天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这样凌乱写作; 忘,是件太刻意的事情; 忘,是为了记。 面孔,易老,历历在目,恍若隔世,恍若昨日。

4139
2016 年 03 月 06 日
060203

纪念高可昕         060203,这大概是个于自己,而几乎没有第二人知道的数字,虚空而沉重。         也许只有上了一些年纪的人,才可以拿“十年”这样的词曲来烂俗一把;这似乎是一段漫长的时光,也只能在浑浊世俗、靡靡浮华中,被一切的弱与伪的人性冲的烟消云散。2016年2月3日,一整天我都试着去联系她,过去的很多天,都试着去联系她;答案是无果的,也许找一个网络ID、一个电话号码并不是那么…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