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引
谁是仕一
668
2018 年 02 月 17 日
彼岸花

我是个好情人。至始至终,在雾水情缘中深陷淡出,与任何一个女人都貌合神离,以为情人早已经与爱情无关。

父亲在弥留之际什么也没有留下,除了数不清的钱,甚至没有照片。唯一的亲人是奶奶,她把破落的小屋迁到爷爷的坟前,在血红的土壤上种满了曼珠沙华。可悲的是,奶奶神经失常,絮叨着一段周而复始的爱情。

很多时候,再找不到一个人讲话,我因此而孤独。沦落为别人的情人,任何人的情人。
这些瑰丽诡异的花,象一个女子种给所爱,因为爱情;曼珠沙华的花语却是分离。

自己每离开一个女人,她们簌簌的眼泪就象瑟瑟秋风中的落叶。我喜欢秋天。
秋分时节,我会去见奶奶一面,奶奶静静的坐在坟前,看花开花落,一看便是几天。
去年秋天,我并没有回到奶奶身边。因为一个女人,但我说不准是否因为爱情。

和奶奶的故事雷同,我们邂逅在月台;旅途中习以为常又继续雷同,我们相视而坐。
突然间有了一种冲动,把故事讲给她听。
从她闪烁的瞳孔,我知道她对周而复始的爱情有兴趣。
末了,她笑笑,你很会编故事。
我告诉她,或许她见到奶奶,见到烧过山头的曼珠沙华,她可能相信故事的真实。

邂逅无所谓美丽,生命中的巧遇如同秋分时节的花期,谁将沉陷,谁也躲不开,或者这正是爱情。
我是个好情人,当然不能拒绝同她的一夜情迷。那夜过的很畅快,时常我能感觉到,爱情的脉络就潜伏我们身体的深处。我开始怀疑自己不该继续做一个情人。
她欣然答应和我一起去看爷爷的坟地,看秋分时刻的曼珠沙华。

遗忘便从此开始。 去年秋天,我并没有回到奶奶身边。原因是这个女人并没有履行自己的诺言,原因是奶奶的遗忘也从此开始。 我对她的守侯持续了太久,直到秋天过完,她与我行同路人;奶奶那片殷红的曼珠沙华也烧成灰烬。
而我,开始彷徨。

我并没有怪罪她,后来自己才惊奇的发现,女人的窗户绽放着凝重的血红。或者那是另外的曼珠沙华,她原本就预谋着擦肩而过。
那晚我花钱找了一个女人,原因很简单,我又向她讲了奶奶周而复始的爱情。她突然向我展示着卖弄的本能,很难相信,这个故事总能激起女人莫大而隐秘的欲望。
我打算再今年继续去看奶奶,继续听她的故事。 我才彻底被眼前的景象打动了,曼珠沙华从没有开过如此之艳。我象站在某个极端,听见土壤在脚下萌动,血溢出地表,燃烧起来。我怕天突然黑了,如同一直挣扎在雾水中的爱情。我想花都燃烬了,还可以撑着火把,注视一切绝望。
至少一场错过的爱情,很美。或者徒有虚名。

我要奶奶再讲一次爱情,奶奶异常清醒的告诉我,她都忘了。
我也忘了,关于周而复始的爱情,关于情人,关于那个女人。
奶奶说,也许明年曼珠沙华不会再开了,从此,稍纵即逝,或继续错过
……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梁仕一 » 彼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