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引
谁是仕一
3725
2016 年 03 月 06 日
060203

高可昕

纪念高可昕

        060203,这大概是个于自己,而几乎没有第二人知道的数字,虚空而沉重。

        也许只有上了一些年纪的人,才可以拿“十年”这样的词曲来烂俗一把;这似乎是一段漫长的时光,也只能在浑浊世俗、靡靡浮华中,被一切的弱与伪的人性冲的烟消云散。2016年2月3日,一整天我都试着去联系她,过去的很多天,都试着去联系她;答案是无果的,也许找一个网络ID、一个电话号码并不是那么困难的事情,只是那种常在我心的频率,已经联系不上。

        我们,联系不上了。

        她可能不是那个离我心最近的人,她只是能让彼此都放下自己去爱的人;她也不是那个让我痛彻心扉的人,只是从离开她的那天起,生命就走进了迷茫;她不是最漂亮的一位、不是最有才华的一位、不是最体贴的一位、更不是最睿智的一位,她只是她。她的到来,让我找到了自己,曾经以最完整的状态存在、与她厮守的时光,把人生中获得的所有虚荣、无妄、人云亦云都抛却脑后;她的离开,又让我重新认识自己,原来,自己也会懦弱、退缩,原来,口口声声的愤世嫉俗,也敌不住人心不古。

        我想还有时间,也许我们还会相遇,但在我浑浑噩噩的荼毒光阴之际,她已然转身,用一切人为的标准再来度量彼此;花了5年的时间,让自己再清醒起来,却觅不来一个再唤醒她的机会;欲行渐远、形同路人、相忘于天涯,任何一种形容都不足以表达我于她的遗失。

        已经不年轻了,却总是在想到她的时候,不经意或经意的热泪盈眶;磨砺过太多,太多的痛与难之前,压抑、危机都微不足道,我可以爬起来,拍拍尘土、迎头再上;只有失她之痛,漫于呼吸、清晰刺骨。

        事到如今,是不是可以安慰自己,至少,耗光了她的赤诚真挚。

        060203,你还记得,人海中那深情一眼;060203,你还记得,铭昕刻骨。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梁仕一 » 06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