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引
谁是仕一
2335
2016 年 02 月 21 日
生无所恋

生无所恋

2016的春,一场雨无故的闯入了;习惯性的断续睡眠,辗转,在细碎的雨点中骤停,很多天或者是一直以来的抑郁,从睡眠翻转到清醒中。

       一个孩子告诉我,“你,就是,生无所恋”;当时只是会心的笑了,接踵而至的是刺痛,长时间的刺痛。

       我是不是该庆幸,在生命的任何一个阶段,都有这些孩子的陪伴,一个、或者很多个;可以轻松单纯的畅所欲言,然后,这些孩子都长大了,浮沉流离;抑或自己也正在逐渐老去,不该再退缩在这种避世,至少,还有个人说说话。

        生无所恋,如同轻轻一推,便惯性的向前了,只是在朝真相进发的每一步,都异常的沉稳又残酷;生无所恋,无异在强调我的孤独,有时候孤独总是会交给那个离真相稍微近一点的人;细数孤独是年轻时候很喜欢做的一件事情,然而如今,再没有一种孤独更甚洞悉大概、又必须身处其中,演几场闹剧、演一个道具。

       太多人的理解,生无所恋,过于绝望而沉重;我只是抑郁在这里,把它解构,把自己抽丝剥茧。在几乎碌碌无为的很长时间内,却感觉到深处的自己在无畏疯长,于自己(这些不离不弃的文法),开始多了一种冷酷,面对美丑、善恶、爱恨都纹丝不动,彻底的冷漠。

        “何必扶摇天地间”,大概就是这个意思,无所恋,无恋生、无恋死,清醒的郁郁寡欢。

        末了,近两年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字句显的莫名局促,而文法还是这文法,我,还是我。

        生无所恋。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梁仕一 » 生无所恋